<div id="f0pb9"><tr id="f0pb9"><mark id="f0pb9"></mark></tr></div>

      <sup id="f0pb9"></sup>
      <em id="f0pb9"><ins id="f0pb9"><mark id="f0pb9"></mark></ins></em>
      <sup id="f0pb9"><menu id="f0pb9"></menu></sup>
      <em id="f0pb9"></em>

          <dfn id="f0pb9"></dfn>
          <div id="f0pb9"><tr id="f0pb9"></tr></div><div id="f0pb9"><tr id="f0pb9"><mark id="f0pb9"></mark></tr></div>

          <dl id="f0pb9"></dl>
          <div id="f0pb9"></div>
          當前位置

          祭 祀

          從開始到最后!

          祭神的儀式,透過萬物狂歡的時刻,張開巨大的想象, 光的沉淪,烈焰的盛開,就那么不朽!

          銹蝕的荒野,越過破碎的時間,鞭打黑暗之中旋轉抽搐的裂痕。

          目光瘋張,頭顱高懸,沉痛的心跳,撐開幽暗的骸骨,投入神秘的漣漪。聽不見碎片的掙扎,看不透眼神的墓碑。

          留下魂魄。留下銹蝕的來生。或者走回現實;或者找到那顆占卜的頭顱,在破碎的骨頭上寫上心碎的卦辭;或者踏入符咒的洪流,在祭壇的回音壁上,刻滿天空飄蕩的骨殖和死亡者黃黃的姓名。

          這一刻,浩渺無際的黑暗,敲打著疼痛難忍的日晷,敲打著大地的血液和產床,在湘西神秘的土地上,一尾尾攤放經脈流動的翅膀。

          搖曳的風向,高高牽引著黑暗神秘的空間,向想象的盡頭急速前進。

          沉浮的時光,借助痛苦地搖擺,突破混沌迷蒙的深邃,再次打開土家族祖宗創世的神話,和遙遠一起,一步步走進撕裂靈魂和肉體的烈火中心。

          探秘事物的方式,散開本身的一團概念,民族形成之初,神,只是一場隕落的儀式,縈繞著龐大的想象,在面前的余暉中緩緩前行。

          時序狂歡,萬物肅立。高速旋轉的脈絡,挾帶著碎片和頭顱,挾帶著浩瀚的心靈,沿著時間、空間的脈動,一路向上。

          更為寬闊的內心,撕裂思維的極限。血肉地崩裂,骨殖地散開,噴發生命原初的軌跡。荒涼裂開人類的天際線之前,冰冷的孤獨如同面前流淌的霞光在狂亂的時序中緩緩前行。

          夢囈的旅途,潛入一動不動的暗流,進入時序的爆炸,神秘事物的內部,打開方向的源頭,歷史的碎片,從此墜入陰寂的虛空。

          經幡肅立,紙錢紛飛,風向高高懸掛,神歌雕刻的密碼,起伏顫抖在永恒盡頭,那些黑暗之中的鋒芒,舉起烈焰和光劍,駁出民族最初的信息,在時序動蕩之中緩緩吐出語言的蓮花。

          通過符語的卜辭來表達更為強烈更為深邃的力量,就這樣盛開,就這樣痛苦和沉淪,在每個微粒的表面,張開了生命原初的呼吸。

          心靈的綻放,雕刻情感的體內,黑暗的引領,涌出民族的圖騰。

          鋪展泅渡的彼岸,在更高更遠的不朽中綻放每個瞬間的燦爛。

          從此開始積聚。從此開始打開生命的天窗。蒙昧和遙遠,刻畫著虛空。

          奇跡出現。最初的呼吸,鞭打日晷的四肢。淚水洶涌。暗暗積聚的生態,攪動攤開的山體,深深陷入疼痛。透過梯瑪晃動的八幅羅裙,無邊無岸的沉淪,吞吐著空曠遙遠的遠古。

          現在,透過面孔和手掌,進入黑暗幽冥的時間,生命最初的形態,扎進時光的隧道,潛入風雨的暗夜,解開迷團的雙手,慢慢深入遠古人類生活的實質,鋪滿沉寂無邊的天空。

          站立,或者坐下。用遙遠打量遙遠,用思想的光芒駁動神歌和梯瑪的內核,想象的天空,一粒粒崩裂滴血的心臟和風干的血肉。

          逃離黑暗,束縛和深淵,走動著地平線的面孔。

          身體的骨架,綻裂奧秘的嘴唇,面前的梯瑪我想請你說出祖先無邊的秘密,說出遠古人類的痛苦和掙扎,說出歷史的希望和絕望,說出我的祖先在民族成型之前,是否真的一層層

          揭開了心靈的疼痛和夢想的傷疤。

          耗費的生命,在歷史的靜默中,通過梯瑪的傳唱,橫貫宇宙。

          四肢和身體一起飛翔——空想的物質點燃成長的夢想!

          死亡,激活新生。幻變張開遙遠。生命,打掃祭壇和城堡。心靈的飛翔,瞬間養育了撼天動地的假想——想象散開之前,歷史的真身和神跡,已經用冰凍的身體穿越了億萬年的往事。

          方形祭臺,供奉巨大的沉默。神靈的方位,面朝四周緩緩轉動——每當黑暗,蕩開無邊的空寂,沉默就揭開了鴻蒙大幕。

          時光盡頭,站滿發聲的欲望。無垠的舞臺,長出的語言世界,晃動著土家族創世的神話。

          沒有開始,沒有結束。梯瑪抽搐地裂變,開謝著死亡的白骨和新生的信息——這些不停聚集的人頭,在想像的區域,更為遙遠更為極限。

          無從知曉的存在,刻著漂移的傷口,無法聽到歷史碰撞的回聲,無法體察事實存在的無數的生命和系統。

          前行的軌跡,溶進殘缺的永恒。歷史的塵埃,穿過時光的大門,展開空想的飛翔——

          就那么無邊無際的黑暗,在深邃幽曲的體內,沖撞幽閉的束縛——或者努力無為地抗爭,或者巨大地靜默,或者生生不息地激蕩。

          歷史的世界,開始和結束,在思考之中沒有邊緣。億萬年,其實只是一瞬,就在眼淚滴落的那一剎那,就像我散落的情緒,被梯瑪看我的一粒目光,推倒了暈眩的骨架。

          在時空的思維可以想象的極限中存在。現在,梯瑪的世界,正在深深切入旅途的均衡。現在,在梯瑪從無邊符語的天空醒來之前,神秘懷想的祭臺,還沒結束四處的漂移,人類,這些有家可歸的流浪者,回到心臟,,回到內核,那是生命開啟的地方。

          葬下神圣的祭奠,葬下無邊的神秘和強大的隱喻。掙扎,殞落,骨頭和血肉,圍繞著梯瑪巫師的儀式,死亡的圖騰,一步步陷進荒蕪的骨殖。

          無名無姓的供奉,葬入祖先的河流。

          淚水攪起疼痛,洗滌波光的舞蹈,梯瑪的晃動,最后一次,撕扯姓名的漣漪,殷紅的血漿和汗漬,滴落成堅硬的起點,比死亡更重,比極限更為遙遠,比無限更為寬闊,比我牢固的淚水,更加堅硬。

          終于,眼前的梯瑪,作為虛幻的實質,走進了想象的極限——歷史的死亡,為民族的誕生,提供了巨大的想象。梯瑪的起舞,誕生在埋葬骨肉的時刻。

          每張面孔,緩緩移動生冷的魂魄,生存,或是死亡,或是圍繞每一個祭祀,或是打開卦辭的骨頭,占卜我夢想的幽冥和黑暗的呼吸。

          在靜默的祭壇上跳動僅憑感知的巫術,迷狂的儀式,辨認著梯瑪的舞步。宗教和歷史的煙云,扭動的空洞的魔幻,籠罩著神圣的祭奠——迷幻的舞步,誕生正在進行的足跡。光陰絞殺,現場砍斫枝繁葉茂的骨殖。

          人類的尸體,殘缺的骨頭,流淌的血水,把地平線舉向高高的天空。

          時空顫栗,符語紛亂,席卷空蕩的經典。含混不清的神諭,來自一場更大更廣地拯救。

          梯瑪神歌中土家族祖宗說,“祖宗傳下的話哩,記也記不清了,講也講不全了”。

          光芒的聲音,掠過風雨的翅膀,精神瘋張,我活在大地的思考,與神秘事物的本身,連著疼痛高傲的靈魂。“那么風,那么陽光,那么多慘烈的崩裂在歷史的臺階上不停滾動,我說祖先啊,你在祭臺上創造的宗廟和社稷給我思考的靈魂帶來了一個什么樣困苦的思索?”

          終于,梯瑪,站在至高無上的符語中打開了清醒的目光,突破思考的極限,回到萬物狂歡的時刻,回到高高懸掛的遼闊之中,祭祀的狂暴放射著思考的光芒,無窮的氣場轟轟隆隆飛離了想象的空間和精神的邊緣。

          民族的祭臺上,誕生,和死亡,骨血相連。

          翻滾的神跡,鋪滿了一望無際的想象,掠過曠世的飛翔,在浩渺無垠的黑暗中抵達一片蒼茫——思想比天空更為廣大,情感末梢無窮遙遠而又無比深邃,思維深處留下的密碼和鑰匙,就這樣隨著梯瑪的舞動在湘西的天空生生不息。

          相關鏈接

            頻道精選

          • 永順概覽
          • 永順政務
          • 溪州旅游
          • 理論園地
          • 文學藝術
          • 溪州視聽
          • 新聞中心
          • 書記縣長報道集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永順站首頁
          江苏快三大小骗局

          <div id="f0pb9"><tr id="f0pb9"><mark id="f0pb9"></mark></tr></div>

              <sup id="f0pb9"></sup>
              <em id="f0pb9"><ins id="f0pb9"><mark id="f0pb9"></mark></ins></em>
              <sup id="f0pb9"><menu id="f0pb9"></menu></sup>
              <em id="f0pb9"></em>

                  <dfn id="f0pb9"></dfn>
                  <div id="f0pb9"><tr id="f0pb9"></tr></div><div id="f0pb9"><tr id="f0pb9"><mark id="f0pb9"></mark></tr></div>

                  <dl id="f0pb9"></dl>
                  <div id="f0pb9"></div>

                  <div id="f0pb9"><tr id="f0pb9"><mark id="f0pb9"></mark></tr></div>

                      <sup id="f0pb9"></sup>
                      <em id="f0pb9"><ins id="f0pb9"><mark id="f0pb9"></mark></ins></em>
                      <sup id="f0pb9"><menu id="f0pb9"></menu></sup>
                      <em id="f0pb9"></em>

                          <dfn id="f0pb9"></dfn>
                          <div id="f0pb9"><tr id="f0pb9"></tr></div><div id="f0pb9"><tr id="f0pb9"><mark id="f0pb9"></mark></tr></div>

                          <dl id="f0pb9"></dl>
                          <div id="f0pb9"></div>